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6-04
作者:52676
字数:825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四)

  夜幕已深沉,客厅悄无声息,只有钟表的秒针走动的哒哒声,当时针与分针
重合在罗马数字X时,钥匙声从门后传来,然后是门锁转动的声音。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婀娜的身影走了进来,高跟鞋在地板上哒哒的敲响着,
肉色的裤袜包裹着纤细的小腿,向上隐没在筒裙中,女人风姿摇曳的走在沙发前,
一直脚慢慢的抬起,踩在了茶几上,从包里掏出一包烟,为自己点燃,然后对着
门口跪着的身影勾了勾手指。

  这个身影爬进门口,反手闭上了门,继续用手掌和膝盖爬向女人的脚边。

  「舔」女人的双眸在烟头的火光中闪动着,声音妩媚,却不可抗拒。

  男人衬衫西裤,打着一条蓝色的领带,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月光和阴影将
他线条鲜明的脸部勾勒出来,他伸出柔软的舌头,触碰在女人黑色高跟鞋面上,
开始来回舔舐。

  黑色的鞋面很快就被男人的舌头擦拭的莹莹发亮,男人的嘴此时轻轻咬在鞋
跟上,用嘴唇清理着并不明显的污渍。

  「不错」香烟前端亮了一下,再次暗淡下去,女人喷出一口白雾「往上」

  男人松开女人的高跟鞋,双手抚摸着女人的脚背,用鼻子蹭着女人的脚踵向
上,顺着小腿肚向上亲吻着,裤袜丝滑的触感混着女人淡淡的香水味让他如痴如
醉,头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女人的膝盖背面的凹陷处,这里的夹缝处因为出汗变得
潮热,男人贪婪的嗅着这里的气味,舌头伸出,品尝着女人的香汗。

  女人痒痒的晃了晃腿,拉了拉男人的头发,示意他向上,自己则脱下了套装,
扔在了沙发上,解开了红色衬衣的扣子,露出了黑色的胸衣,紧束着两颗饱满白
皙的乳房。此时的烟也燃烧到了尽头,她扔在另一只脚下,碾熄了这可怜的火光。

  男人的头继续向上,慢慢的探入女人的筒裙里,女人下体温热而成熟的气息
慢慢进入他的鼻腔里。男人明白这味道的来源,但他并不着急,双手按摩着女人
小腿,舌头抚摸着女人的大腿。

  女人被男人挑逗起了性致——这也是她想要的结果,一点点的将筒裙卷起来,
以便男人更进一步的到达自己的胯间,她忽然想起一件事,睁开一只眼睛,环顾
了下客厅,发现了角落里的那个东西,嘴角一,闭上眼放心的享受着男人的侍奉。

  味道越来越强烈,男人的耳根感受到了女人阴唇在她耳边吐着热气,但他并
不想放弃这丰满迷人的大腿,嘴巴在女人的大腿根处嘬动着,将那里的褶皱舔了
一遍又一遍,女人花穴的汁液滴在男人的脖子里,呼唤着那柔软的嘴唇和温暖的
舌头。

  出门的时候赵姐特意套上了早上那条裤袜,因为只有我嘴的部分剪开了口,
卡的她很不舒服,所以她在那个口子的基础上又撕了一大块,将裆下全部曝露在
了空气中,看着那丰满的股间被肉色裤袜挤出的部分,我疲软的下体重新又有了
反应,赵姐背对着我将筒裙穿好,喷了一些香水来盖住上面的气味,蹬上了高跟
鞋,平时干练成熟的赵部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当然除了我以外,没人知道她正
式的职业筒裙下是如此淫荡的景色「凉快,刺激」这是赵姐对我的疑问的回答,
随即她又坏坏一笑「方便」

  我心中一动,知道她心中肯定有了新的把戏,对这顿晚餐又增添了几分期待。

  我开着我的H6,载着女主人,去了她口中的小南国,因为已经预定了包间,
我们被径直领了过去,赵姐熟练的点完酒菜后,我们包间的门被关上了。

  「怎么样,这里环境还不错吧」灯光下的赵姐女人味十足,眼睛弯成一对月
亮。

  「不错啊,你经常来这里么」包间不大,两个舒服的皮椅,中间隔着一张餐
桌,墙上挂了一些饰品来补充房间的文艺气息,一道毛玻璃将我们与外界隔离,
上面还拉着百叶窗。

  「需要拉下来么?」我指着百叶窗问赵姐,她白了我一样「拉下来干嘛,又
想做什么坏事?」

  我有些窘迫,最近被赵姐调教的过多,有些条件性反射的期盼着会发生什么,
看来这就是场正常的进餐而已。

  我和赵姐相对坐着,谈着一些办公室的八卦,仿佛两个人只是一对关系暧昧
的同事而已。

  门打开,服务员拿着一个餐盘,上面放着一杯香槟「你好女士,您点的香槟」

  「好的,谢谢」赵姐礼貌的回应着,瞟了我一眼,突然说道「这位先生想喝
啤酒,请再拿一个啤酒杯来,还有一桶冰,谢谢」

  啤酒?我心中纳闷,我开着车并不能喝酒,但再看赵姐的表情,顿时明白过
来,心中大喜「不好意思,喜力就好」

  「没关系」服务员放下香槟,礼貌的笑了下,退了出去。

  我兴奋的望着赵姐,她也弯起的眼睛盯着我,优雅的拿起杯子,抬起下巴轻
轻嘬下一小口金色的香槟,涂着口红的嘴唇在杯壁上留下一个诱惑的唇印。

  「别着急」赵姐举起手里的高杯,透过酒杯中的液体看着我,似乎早已看穿
了我内心的想法,嘴角带着一丝玩味,轻声对我说「先吃饭,这儿的鱼很好吃」

  这家餐厅口碑很好,饭点时间客人络绎不绝,我能看到玻璃窗外人影来回不
断,但没有人能看清我们这个包间里发生了什么。

  饭菜陆续的上桌,啤酒和冰块也端了上来,菜肴味道确实很好,令我食指大
动,狼吞虎咽,赵姐看我吃的起劲,不禁笑骂我没有吃相,一点儿不像一个绅士。
最后的一道压轴菜清蒸龙利鱼端上后,赵姐吩咐服务员将门带上,这才欢喜的举
起筷子,开始用餐……

  这个饭店的特色菜确实非常鲜美,但我的心思却不在菜肴的本身,而是痴痴
的看着对面的女士优雅的将鱼肉分开,沾汁,送入嘴中,轻轻地咀嚼,露出满足
的表情,像个孩子一样可爱。而在我和她之间的那个宽口杯,一直孤零零的放在
那里,仿佛再看着我。

  「啊,好饱」赵姐吃了四分之一的鱼肉后,便停止了进食,拿起餐巾擦了擦
嘴,然后对我莞尔一笑「等急了吧?」

  「啊?」我看呆了,回过了神,脸一红「还好」

  「是么?」赵姐拿起了桌子上的宽口杯,在手里把弄着,看着我的脸,学着
服务员的口气对我说「请这位先生再等等,您要的香槟马上就准备好了」

  我咽了口唾液,依然觉得嗓子干的冒烟……

  赵姐将杯子拿下了桌子,向前坐了坐,将桶裙挽起,分开了双腿,调整了杯
子的位置,盯着我的脸,妩媚的笑了笑。

  「滋」一声,然后就是哗哗的细流声,包间只有赵姐圣水落入杯中的天籁。
而外面嘈杂的声音也变得缓慢起来。我能听见自己咽唾液的声音。

  「来,鲜酿的香槟」赵姐笑眯眯的将杯子从桌子下面拿了上来,放在我的面
前,然后用我的餐巾擦拭了下体,扔回来,将裙子拉正,坐了下去。

  我面前的宽口杯的三分之二被金黄色的圣水所填满,上面泛着一层白色的泡
沫,比起香槟却更像啤酒一般,杯子带着赵姐的体温和气味,令我眼睛都发红,
恨不得昂头痛饮。

  「别急嘛」赵姐撒娇的制止了我「先把沫吃掉」

  我捧着杯子,用舌头卷着白色泡沫,说实话,味道和啤酒倒出来的白色泡沫
是一个味道,甚至还有一丝甜味,我不再有味觉上的负担,呼呼的将白沫吸进嘴
里。

  赵姐捂嘴笑着,自己的尿液让对面男人如痴如醉带去了非常大的虚荣感和满
足感。

  白沫喝进去后,赵姐用镊子将冰桶里的冰块加进来我的杯中「口感更好」我
看见冰块在尿液中快速融化,赶紧品尝了一口原味的圣水,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
舌底还真有一丝香槟的味道「我不会真喝醉了吧,等会儿还要开车呢」我开玩笑
的说着,看着杯中的冰块化出一道道水丝,手中的杯子正在慢慢变凉。

  「如果交警查酒驾,你就使劲儿吹,我倒想看看我的尿里有没有酒味儿呢」
赵姐用鞋蹭着我小腿,我被她挑逗的硬了起来。

  可能杯子中的液体仍有一定的味道,赵姐起身,把门打开,让外面的空气来
稀释屋内的味道。餐厅里人来人往,却没有人会想到此刻有一个人正堂而皇之喝
着尿液。我将杯中的圣水吞下一大口,含在嘴中,闭上眼睛,任凭主人尿液与我
的味蕾进行充分的接触。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赵姐拿起一看,眼睛亮了起来,示意我不要
说话,按下了通话键。

  「喂,张总」赵姐的声音非常的温柔,我听来却并不是滋味。

  「嗯,培训完了,回上海了,这会儿一个人吃饭呢」赵姐望了我一眼。

  「讨厌」赵姐笑了起来「一听没人就没个正经了,你家那位不在身边吧」

  「呵呵呵,这才想起我来啊,几天了也没给我打过电话,光发微信顶什么用」
赵姐眼波流转,似乎真的和她的情人煲电话粥。

  「看了,真讨厌」赵姐嘻嘻笑道「你别说还真有点儿想它了」

  「没想,我只想它了」赵姐撅起嘴巴,佯装生气,而我在猜测那个它是谁。

  「讨厌,又来?」赵姐埋怨道,语气却带着欣喜。

  「我想在你的办公室试试」赵姐对我眨了眨眼睛。示意我继续喝【酒】。

  看着赵姐当着我的面和我的顶头上司调情,我再次感觉到自卑和无助,我多
么想占有赵姐,让她不要再和其他男人有瓜葛,甚至包括她的老公,但我明白自
己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可有可无崇拜者,而正相反,赵姐却占有我的全部得感情
和欲望,她是我我全部的崇拜和依托。

  我低头不忿的又是一大口,此时的杯中的液体仿佛又变成醋一般,在我心中
泛着酸味,我的女神在和其他男人调情,而我则坐在她的对面喝着她的尿液,这
种强烈的反差产生的巨大的羞辱感,却让我的下体变得笔直。

  赵姐咯咯咯的笑着「讨厌,不说了,就会占我便宜,明天上班见。拜」然后
挂了电话,放在桌子上,盯着我的脸,微笑着,此时我的表情一定很令她满意,
我明白了她刚才故意顺势羞辱了我,心里居然有些松快。

  「看你吃醋的样子让我下面好湿」赵姐凑过身,压低声音,呼着气「好想立
刻骑在你脸上让你口我」

  「服务员,买单」在我正在幻想赵姐的话语时,赵姐又靠坐了回去,提高了
声音,叫到,面色从容,和刚才那个淫荡的女子完全判若两人。

  「你好,一共消费了XXX元,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吧」赵姐拿出钱包,夹出一张金色的卡,递给了服务员。服务员看了
一眼桌上的未开启的啤酒瓶和我的半杯的「啤酒」,露出疑惑的表情,但没说什
么,取了卡出去了。

  「喝干啊,别浪费,这可是我用身体专门为你酿造的」赵姐用下巴指了指杯
子。

  我连忙将余下的液体灌进我的口中,冰凉的圣水通过我的咽喉进入胃里,我
舒服的全身毛孔都张开了。

  「女士您好,您的卡,这是消费单据,请签字,小票请收好」服务员再次进
来,撇了我一眼,我不禁有些心虚。

  「给你」赵姐接过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对着服务员微笑了一下。站起身,
对我命令道「走」

  ……

  路上的车已经不多,我开着车,却没法将注意力集中在前方,可能由于酒精
和调情的作用,此时副驾驶上的赵姐正处于发情的状态,一直脚在我的裤裆处上
摩挲着,让我的血液全部集中在了下体,好在天黑路暗,车辆行人都少,没人能
看见这样香艳的景色。赵姐眼神迷离,微张着双唇一只脚慢慢往上,蹭过我的胸
口,来到了我脖子处,脚后跟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足尖顶着我右侧腮帮子,轻轻
的钻着,脚上传来了微微的汗味,让我不住地咽口水。

  「呵呵」赵姐的笑着,脚掌向下,轻轻按着我的喉结「馋货,又饿啦?」

  我双手握紧方向盘,点了点头,任凭赵姐的脚在我胸颈处探索着,蓝色的领
带被她的交勾动着。

  「喏」赵姐几乎躺倒在了副驾座上,左脚凑到了我的嘴边,拇指在肉色丝袜
中调皮的蠕动着,我盯着着车前被路灯照亮的白色实线,张开了嘴,嘬着赵姐的
拇趾,啧啧有声,赵姐也配合我的吮吸夸张的呻吟着,然后又笑了起来,我知道
她有些微醉了。

  车中的空气不通,加上酒精的作用,赵姐很快就睡着了,我轻轻地放下赵姐
的腿,停车靠边,将后门打开,然后将她从副驾驶抱了出来,慢慢的将这个柔软
的女人放躺在后座上,睡梦中的赵姐搂着我的脖子,呢喃着说着什么,我凑近倾
听,只听见几个字「别离开我」

  「傻瓜,我怎么会离开你呢」我柔声的说道,此时的赵姐不在是高高在上的
女主人,而是一个温柔却寂寞的女人。眼前的女人双目微闭,长长的睫毛还在颤
动,嘴唇却露出一抹微笑,也许她在梦中听见了我的回答,将我当成了她的那个
男人,但那个男人会是我么?我痴痴的想着。

  我摇摇头,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将赵姐的头放好,关上车后门,做
进驾驶座,深呼一口气,挂上前进挡,驶进了深蓝的夜幕中……

  二十二层的客厅,一对中年夫妻此时正凝神屏息的听着楼上的动静,心中充
满着艳慕和诧异,一个女人满足的呻吟向他们描述着楼上正在行进的云雨之事,
只是这番暴烈的云雨似乎无穷无尽,向这个房间倾泻着情欲的洪水,身体微微发
福的妻子一只手慢慢的伸向了丈夫的下体。

  而在他们头顶的地板上,却是另一番景象一个男人躺在地上,下身一丝不挂,
阴茎直直的翘起,上身的衬衫被敞开,露出了结实的胸膛,脖子上系着的蓝色领
带被一只纤细的手臂挽着,微微悬着,男人的头枕在一个的皮垫上,后脑刚刚好
卡住中间的卡槽中,动弹不得。

  在他嘴中,竖立着一根黑色的阳物,威风凛凛而男人头部的正上方,是一个
马桶圈一样的坐垫,一个丰满的臀部将中间的空隙挤满。

  座圈被弹簧牢牢的固定在椅身上,随着女人一起一落的吱吱作响,阴唇也随
着节奏吞吐着黑色的阳具,与下体泛滥的淫水夹出噗噗的水声,加之女人放浪的
呻吟,汇成一首淫靡之曲。

  因为身体有了这个椅子的支撑,女人的体力得以大量的保存,但她依然狠狠
的将屁股向下砸着,最大限度的将胯下的阳物纳入自己体内,阴道和子宫强烈的
充实感为她带来一波波的快感,她很久没有享受到如此畅快淋漓的做爱了,如果
这能称得上是做爱的话。

  伴随着剧烈的抽插,一股股白色的体液正顺着黑色的阳具慢慢向下滑动,透
过缝隙灌进男人的嘴中。男人静静的躺在女人的臀下,吞咽着女人的分泌物,他
能感受到女人的阴道的力量正在将他嘴中的阳具向外拔出,他用嘴唇包住阳具的
底座,也开始吞吸着,与女人的阴道争夺着这个黑色的巨物,阳具上粘稠的蜜液
被男人的嘴唇来回冲刷着,呲呲作响。

  女人再一次狠狠的坐了下去,假阳具的头部顶到了子宫的顶壁,女人一声的
低吟,死死的向上拉着手中的领带,男人的头努力向上,将所有的阳具送进女人
的腹腔内,嘴唇碰到了女人的阴唇,两具肉体将这个橡胶完完全全包裹,女人使
劲拽着领带,似乎想要永远的将这根阳具保留在自己的体内一般,而男人则拼尽
全力,将头向女人的股间挤压着,用他的鼻梁摩擦着女人的肛门,为她带去更多
的刺激。

  「啊呃~ 」女人双腿用力一撑,猛地站了起来,空气在阳具和肉壁的快速挤
压下发出噗的一声,女人下体的汁液也随着这猛烈的一拔而四溅,顺着女人的大
腿慢慢流下。

  女人闭起眼睛平缓着自己急促的气息,她刚刚已经看见情欲的顶峰,但她仅
剩的一丝理智让她减缓了冲顶的节奏,夜还长,女人这样想着。此时她的气息已
平复,慢慢转过身来,看着座圈中央那个男人的脸,一张俊朗的脸庞因为刚刚剧
烈冲击变得有些扭曲,脸上沾满了女人的爱液,在微弱的灯光下反射出柔软的光
泽,男人的眼睛此时早已失去了平时的光亮,有些空洞,也有些迷惘的看着女人,
最夺目的还是他嘴中那根粗长的阳物,依然雄伟的矗立在男人的脸上,男人的脸
看起来就像它的一个托座。

  男人此时的表情让女人很满意,她向前,正正的胯站在男人的脸上方,她甚
至能感受到胯下那根黑色巨根散发出锐气,直指自己的洞穴。她没有低头,凭着
感觉慢慢坐了下去,因为她道胯下的男人会为她对接好一切……

  我看着赵姐对着我的脸慢慢坐了下来,用舌头和嘴唇调整着嘴中的阴茎,对
准她的花心将嘴中的巨物送了进去,湿滑的阴道轻松的将所有的阳具吞了进去,
阴唇狠狠的吻在了我的嘴唇上。

  「呃」赵姐昂这头,双手将臀部的肉向外掰着,以便阴部吞进更多的阴茎,
她左右扭了扭身体,让柱状物在体内产生更多的摩擦,座椅弹簧传来咯吱咯吱的
声音。

  「下半场开始了」赵姐终于向下看了我一眼,说道,眼神中充满了挑逗,还
有一丝戏谑。

  我眨了眨眼,示意自己里准备好了。

  赵姐两手抓住椅背,开始慢慢的起来,我感觉嘴中的阴茎再一次被她的阴唇
吸走,连忙用牙咬住底座,将属于我嘴里的东西夺回来。

  做爱开始了。

  「呃,哦,哦,哦啊」赵姐在我脸上一起一坐,不停的侵犯着我的脸,从我
的视角只能看见一对白兔在主人胸口跳动着,还有赵姐抓着椅背的胳膊,胳膊内
侧的肉也随着她的动作而抖动着。

  「贱奴,往上,让妈妈好好肏你的脸」赵姐的下体打的我脸生疼,发出了啪
啪啪的声音,这个性交的标准配音让我更加的兴奋。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声音,梗
着脖子向上用力的推送我的脸,仿佛我的脸成为了一个男人的腰胯部,奋力的推
送着中间的肉棒。

  「额,额,喜欢妈妈这样肏你吗?你这个废物」赵姐开始给自己助兴了,不,
是给我们助兴了,我的肉棒赵姐的羞辱下不停的跳动着,「肏你,肏你,呃啊」
赵姐越来越词穷,只是重复着简单的淫语,下体却不断加力,嘴中的阳具慢慢向
我的喉咙顶去,我的鼻子也被压的发酸。

  我以这样的方式被赵姐强奸着,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下体高高翘起,心中突
然觉得就这样死在赵姐的胯下也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情,这样的想法一开头便没
发再收住,我幻想着主人不停的乘骑着我的嘴,让我晕厥过去,她依然不停,继
续骑坐着,直到将整条阴茎都挤进了我的喉咙,让我窒息在她的胯下,全部的阳
具只剩下一个龟头露出我的嘴巴,身穿黑色皮衣的赵姐站起来,冷冷的看着我的
尸体,对着我死去的脸开始撒尿,就像一个男人对着尿便器一样,在排泄完毕后,
她露出满意的表情,用高跟鞋根将露出的龟头使劲的踩进我的嘴中,鞋底勾住我
的下巴向上一合,冷笑着离开,任凭我的尸体在这尿骚味中腐烂。直到很多年后,
警察在才我的房间中发现我,此时的我早已成为一具白色的骨架,只是下颚骨中
卡着一根显眼的黑橡胶阳具……

  「贱货,用力」赵姐的阴唇使劲的压在我的嘴上,拧动着,把我从那个猎奇
的幻想中拉回来。我回过神来,望着上方那对抖动的乳房,努力的向上探着头,
来迎合赵姐的每次下落……

  赵姐上下的幅度越来越小,频率却越来越快,我知道她要冲向高潮了,喉咙
里嗯嗯嗯的低吟着,加快了头运动的速度。

  「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一记重落,赵姐的身体开始痉挛,我能感受到她的下体一抖一抖,大腿
的肌肉也痉挛着。我的女神高潮了。

  「贱狗,张嘴」赵姐喘着气,轻轻的说道,我听话的一松嘴,噗一声,嘴里
的阴茎被赵姐夹着双腿带出去,但因为赵姐此时下体乏力且湿滑,阴茎啪的一声
砸在了我的脸上,上面的汁液糊满了我左边的脸颊。

  赵姐似乎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也没有说话,抬起一只高跟鞋,慢慢的
踩在我脸上的阳具上,在我脸上肆意滑动着……我轻轻的合上眼,脑海里浮现起
刚刚诡异幻想里另外一个残忍冷酷的赵姐……

  「这次不错」赵姐松开脚,任那根黑色阳物自由的滑下我的脸庞,将脚踩在
了我的胸膛上,抹了抹脚底的爱液,高潮后的红晕已经退去。「去洗洗吧」

  「主人……」我平躺着,并没有动身。

  「怎么了狗狗」赵姐此时出于很放松的状态,看的出她有些累了。

  「请用厕」我脸一红,虽然我已经慢慢习惯了赵姐的尿液,但是在坐便椅中,
确实另外一种新鲜的感觉。

  「呵呵」女主莞尔一笑「我都忘了这个椅子原来的作用了」

  赵姐再次回到座圈上来,双腿立在我的头两侧,俯看着我「性奴,狗奴,脚
奴,现在终于轮到厕奴了,你真是无所不能呢」语气中充满了嘲笑。

  「主人,只要你高兴,什么奴我都……咳咳咳」

  并没有听我说完,赵姐就直直尿进了我的嗓子,意想不到的刺激让我剧烈的
咳嗽起来。

  此时赵姐站立着,像一个男人般放肆而自由的尿着,一些尿液顺着她的大腿
根流下,而大部分则不规则的喷洒在我的脸上,打在座椅圈上,滴滴答答我仰视
着赵姐,她此时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刚才幻想中的另一个她,也是同样的表情,同
样的动作,我在这一刻有些恍惚,竟分不清这现实和幻境……

  赵姐似乎并没有更多的欲望和精力来调教我了,在我脸上排泄完后,又在我
的服侍下洗了一个热水澡,便在我的床上沉沉的睡着了。

  我来到客厅,慢慢收拾着地上的残局,想起刚刚卧室里的情景「不要睡笼子,
明天还要上班,睡沙发吧」赵姐已是睡眼朦胧,还是细细的叮嘱着我「明天穿个
带领子的衣服,脖子上还是能看出点儿的」她的手轻轻的揉着我的脖子,对我露
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没事儿,赵姐,你快休息吧」

  「嗯」赵姐躺下,我帮她盖好单子,一只手被她轻轻拉住「刘伟,这几天谢
谢你」她柔声的说,握住我的手紧了紧「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释放」她顿了顿
「我自己都有些惊讶……」

  望着眼前这个温柔的女人,我很难相信她的体内住着另外一个嗜虐成性的女
恶魔,但正是这样,眼前的女人才会如此让我着迷,在给我蜜糖的同时狠狠的抽
我耳光。

  「我愿意一辈子都伺候你」我说这句话后,发现有些歧义。

  赵姐微微笑了下「你很像我的老公年轻时的样子,连这句话都很很像他对我
求婚时说的话」赵姐的微笑变得苦涩「只是没想到……」

  赵姐似乎不愿意回顾那些往事,摇了摇头,看着我,吐出了一句「我老公是
不会介意我和你之间的事的」然后闭上眼「我累了,明天还要早起,你也快睡吧,
晚安」

  「晚安……」

  我收拾完毕,给浴缸放了满满一池子热水,舒舒服服的泡了进去,将这几天
的疲惫和酸痛慢慢化解。刷牙漱口,赵姐留在我嘴中的气味慢慢消去,我看着镜
子中的自己,面容再次焕然一新,但是心底却有种说不出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