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好养 发表于 2015-08-20
作者:苦涩AB
字数:5588

                (三)

-----------------------------------------------------------------

  有一个晚上,我就躺在床上休息,也没睡着,就是觉得累了,闭着眼睛而已。

  突然听到大姐她们在床上很小声地说话,刚开始没注意,后来偶然间听到大
姐说了句:「你看看小弟醒着还是睡着。」

  这话大姐是对二姐说的,我心里就纳闷了,你们两个说话管我醒着睡着干嘛。

  「睡着了。」

  「那我们小声点,别回头把他吵醒了。」

  「一天到晚不知道去哪里野,妈都不知道说他,就知道管我。」

  「别瞎说,妈这样还不是为了你好,好了,先别说这些,你先试试看,能不
能穿,我的尺码不知道适不适合你。」

  二姐老是觉得母亲重男轻女对我偏心,平时跟妈吵嘴的时候就老爱提这事,
每次都要带着我,连带着在家里也对我没什么好脸色,也只有大姐的话她才听。

  「能穿就行了,哪管得了这么多。」

  「那怎么行,你还小不懂,这时候是你长身体的时候,要是穿的不合适勒紧
了,对你发育不好。」

  「姐你帮我盯着点,我怕小弟待会醒过来。」

  「放心吧,我看着那,你换你的。」

  我心想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还要这么防着我。

  「好了。」

  过了一会儿二姐好像换好了那件神秘的东西。

  「怎么样?」

  「好像有点大,不是那么合适. 」

  「嗯~我想也是,你还小,我以前的都扔掉了,要不然能拿给你。」

  「姐,看不出来呀,你的原来有这么大,比我的大了这么多那。」

  「死丫头,连姐你都敢笑话是吧。」

  两人在床上打闹了一阵。

  「那你这几天先穿着吧,过几天等爸给了零花钱,凑一凑去给你买新的。」

  「姐,你对我真好。」

  「你呀,这种女孩子的事情本来就要跟妈说,你还非不让。」

  「谁让她昨天骂我来着,我就是不要她管我。」

  「你现在还跟哪个谁在一起吗?」

  「什么哪个谁!姐你在说什么呢。」

  二姐被大姐的问题问得有些慌乱,但言语中能听出一丝娇羞。

  「还给我装,我都问过小弟了,说你放学老是和一个男的一起走,有没有这
事。」

  「叛徒!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他。」

  我这时才回想起来,前几天大姐确实是问了我一些关于二姐在学校里的情况,
只是以为她在帮妈妈关心二姐的学习,看样子应该是别的事情。

  前一段时间我就发现二姐放学以后,老是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就和一个男生
碰面,那男的我之前也见过,是我们学校的。

  当时我还没太多想,后来又联想到他是不是那天和二姐一起回家里的那个男
生,但我曾经近距离听过他说话,听声音并不像,但也或许是当时隔着门我没听
太清楚。

  总之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大姐,包括那个男生和她放学一起走的事情,
大姐嘱咐我这件事情不要告诉父母,我点点头答应了。

  在安全套事件之后,我也曾经担惊受怕过好几天,就怕哪天爸妈发现少了一
个,会怀疑到我头上。

  后来打算去处理这个安全套要把他扔掉的时候,还怕人看见特地走到很远的
地方去。

  「你还说他那,你和那个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姐~,你就别瞎猜了,能有什么事啊。」

  「没事你和他一起走。」

  「你…,不跟你说了。」

  「等一下,你回来。」

  二姐估计怕在大姐面前露馅,没说几句就逃了出去。

  在二姐走后大姐也从床上下来,她走路特别小声,是怕把我吵醒吧。

  接着就听到了她打开衣柜的声音,后来在桌子上收拾了点东西也离开了房间。

  在她们俩走后我过了好一会儿才起来,看了看她们的床再看了看衣柜心中充
满了好奇,刚才她们到底在说什么东西那。

  那个衣柜是专门放她们两个衣服用的,我的衣服平时都是在我父母的房间里
放着,要穿的事情母亲才从屋里拿出来给我。

  男孩子不像女孩子衣服特别多,一件衣服有时候能穿四五天的。

  我看了看眼前的衣柜,它是有锁的,大姐走的时候也没忘了给它上锁,但这
却难不倒我,她放钥匙的地方我都知道。

  有时候一个人在家实在闷的慌,就学着故事书里的侦探一样,把家里上上下
下里里外外搜了个遍,尤其是自从安全套事件以后,我总是在想这个家里还有多
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有一次还无意中找到了爸爸藏的私房钱,之所以知道是私房钱是因为他竟然
藏到了自己鞋子的鞋垫子底下,但我怕他发现也没敢拿。

  当我从一堆堆积的书本中拿出那把钥匙打开衣柜的时候,才开始赞歎大姐的
整洁习惯,每一件衣服都跟新买来似的,叠放的整整齐齐,连二姐的也是,不过
肯定是大姐帮她叠的。

  我也不敢乱翻,弄乱了到时候就被发现了,来回看了几遍,并没有发现什么
特殊的东西。

  可能不是在这里吧,我把目光转移到了上层的衣柜中,用钥匙打开后映入眼
帘的是好几件花式不同的胸罩。

  以前母亲也有戴这种东西,但当时的款式还是花色都比较简单,加上我又不
懂这方面的东西,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有趣的。

  但经过了身边这么多的狐朋狗友的思想灌溉,现在的我再见到这些东西,竟
然隐隐有一些兴奋起来,尤其是大姐的这些东西还是特别可爱的款式,颜色也很
多,粉红色、绿色、黑色都有,还有的印着图案。

  最后一次看见大姐穿着这种内衣的时候,还不时胸罩,是一种类似于运动员
参赛时戴着的号码布的小背心,不得不感歎时间过得真快呀。

  就是不知道刚才她们拿的是那个,我拿着其中一个黑色胸罩这么想着。

  就像二姐说的,平时可真看不出来大姐穿的是这么大尺寸,我比对了一下胸
罩和自己拳头的大小,就是全部包裹住还绰绰有余,闻了闻有一种淡淡的香味,
也不是洗衣粉的味道,难道是大姐的体香。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幸福,能够肆无忌惮地玩弄大姐的乳房,她现
在能长的这么大是不是也多亏了我当时的帮忙呢,我邪恶地想着。

  我害怕着到时候大姐她们突然回来,把玩了一会儿后就赶紧放回去恢複原样,
又把钥匙放了回去。

  刚打算出门上个厕所的时候,就撞见二姐回来,一时做贼心虚不敢去看她。

  「等会。」

  「干嘛呀,我要去上厕所。」

  「还想上厕所!你说,你是不是把我的事告诉给大姐了。」

  「没、没有啊。」

  「还敢嘴硬,非要我揍你啊。」

  「妈!你看二姐要揍我。」

  趁着她一分神,赶紧逃开,二姐的脾气长大后是越来越坏了,只有大姐能管
得了她。

  夏天的时候是蛇虫鼠蚁出没的旺季,也不知道是被什么蚂蚁还是昆虫咬了,
有一天早上起来发现腿上被咬了好几个大包,还特别痒,越还越痛。

  原以为过几天就会好的,但过了三天还是没见好,而且病情有加重的趋势,
身上又多了好几个包,最后只能向母亲求救。

  「你怎么不早说呀,有些蚂蚁是有毒的你不知道呀。」

  看着我手上肿起的大包母亲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地骂了我一顿.

  翻出一盒药膏来给我涂上,还别说,那药确实厉害,一抹上就好了许多。

  「还有哪里被咬了?」

  「腿上还有。」

  我指了指大腿的位置。

  「把裤子脱了。」

  「啊!」

  我当时还穿着一条长裤,里面就是一条三角裤。

  母亲作为一名专业护士早已习惯了帮病人做这些,但我这个年纪开始多多少
少都懂得了保护自己的身体,即使是在父母面前。

  「把裤子脱了。」

  母亲很平静地重複了一遍。

  「不用了,你把药给我,我自己拿回去抹。」

  我不好意思地说着。

  「在我面前还不好意思啦,我是你妈,小时候你洗澡都是我帮你洗的,什么
没见过呀,快脱了。」

  我就这样在母亲的注视下尴尬地把裤子脱了下来,露出我的两双大腿和一条
三角裤。

  在母亲的眼睛没有看到一丝的情绪起伏,她始终是那么的平静,就像是对待
仪器一样,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护士医生都是这个样子。

  母亲的手指很冰凉,药膏也很冰凉,涂抹到患处时这种冰凉却给我带来一种
很奇异的感受,刺激着我的神经。

  母亲作为一名资深的护士长,这么多年的护理经验这时完全在我身上得到了
体现,她的动作很温柔,手指触摸皮肤的力度恰到好处。

  也正是这种舒适让我的心开始燥热起来,我当时是坐在椅子上的,母亲就半
跪在地上帮我上药。

  从我那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她的满头秀发和雪白的脖颈,母亲的眼神很专注,
全程都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像极了一个执行命令的机器人。

  「还有哪里?」

  在涂抹完了一些比较明显的患处后,母亲试着问我。

  反正裤子都脱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这里还有。」

  我又指了指大腿的内侧。

  「把腿张开. 」

  我试着张开了一点大腿,然而母亲还是嫌我张得太小,自己亲自动手把腿分
开.

  我的两腿就这么大咧咧地完全伸展开,而母亲就跪在我的两腿之间,这模样
像极了之前和死党一起看过的黄色光碟里的某些女人。

  因为这次的患处在比较靠近私处的地方,母亲在上药的时候格外地细心仔细,
但她的手背还是会时不时地触碰到我的阴茎.

 只是这么隔着布料的轻微触碰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就已经是巨大的异性刺

  激了,心里一直念着:不要乱想、不要乱想………

  可结果阴茎还是不争气地勃起了,当我感觉到自己下身的变化时真的是连死
的心都有了,只能是祈祷着母亲千万别碰到、别发现.

  但这又怎么可能那,就是刚才还小的时候也避免不了的事情,在它大了这么
多之后,空间缩窄了,碰到的几率就更大了。

  果然,在忐忑不安的祈祷中母亲的手背还是碰到了这个不老实的大家夥。

  那一下我整个人的身体都抑制不住地打了个激灵,然而母亲却是格外的镇静,
丝毫也没有其他异样,这样一来倒是化解了我不少的尴尬。

  「好了,把裤子穿上吧。」

  像是得到大赦一样,我快速地穿好裤子,低着头转身逃也似的跑回了自己的
房间.

  回到房间还是沈浸在刚才的那种虚虚实实的幻境中,回味着和母亲之间肌肤
相触的感受,想到后面原本已经软掉的阴茎又再度勃起。

  母亲当时是不是也和我一样那,是不是也在想着其他事情那,我既害怕自己
的猜测成真又隐隐有些期待,这种矛盾複杂的心理到今天我也没办法解释。

  过了没多久,二姐在一次饭桌上突然宣布她要辍学了,不再读书了。

  全家人都蒙了,父亲问她,不读书你打算做什么。

  她就说:「做什么都好,反正就是不想读书了,我要出去打工。」

  我没办法理解她当时做这个决定的动机.

  父亲连着问了她几遍是说真的还是闹着玩的,她很肯定地回答,是。

  母亲让我和大姐回房去,回到房间的我们两个很有默契地趴在门缝边注意着
外面的谈话。

  在他们的谈话过程中,尽管二姐的话说起来有些像是气话,但她那次出奇地
没有和爸妈大吼大叫。

  反而是父亲被她气得大声责骂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但最后
二姐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父亲找不着宣泄口,气势没有维持多久就弱了下来。

  经过父亲和母亲的再三劝说和确认,二姐主意已决,就是要辍学去打工。

  那时候十几岁出去打工是很平常的事情,只是那些大都是家庭所迫,像我们
家这样还算是衣食无忧的家庭很难想象二姐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

  最后父亲像是耗尽了所有力气,声音有些沙哑地说了一句,你要是决定了我
不拦你,以后不要后悔就是,路是你自己选的。

  说完就走进了卧室,二姐哭了,那是自从她开始叛逆以来我头一次见她这么
无助,母亲在旁边又劝了几句,也回到了房间,留下她一人。

  那一晚,我想我们全家都失眠了。

  二姐在家的时候,我总觉得她是很烦人的和可有可无的,总是有事没事和爸
妈顶嘴作对。

  她要是不在的话,日子是不是能清静许多,我有时也会这么想。

  但那一晚我躺在床上一想到我们姐弟三人从此就要少一个了,心里就像空了
一块,很不自在。

  三天后二姐踏上了去往外地的火车,那三天里父亲和她有冷战有劝说有责骂,
但都无改她的初心。

  我永远也忘不了二姐在临上火车前突然回身抱了一下父亲的情景,她哭了父
亲也哭了。

  第二年,大姐参加高考顺利地考上了一所理想大学,全家都为她高兴,也打
电话告知了二姐。

  那天母亲买了好多东西,做了一大桌吃的,一家人边吃边聊气氛很融洽,只
有我注意到了父亲眼睛里偶尔闪过的寂寞。

  各自回到房以后,我正打算关灯睡觉之际,大姐叫了我一声。

  「怎么了?」

  「你床太小,我想让你今晚和姐一起睡,成吗?」

  我在小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不点,有时候母亲也会偶尔提及以后担心我长太
矮,但没想到的是到了初中我的身高一下突飞猛进,摇身一变成了我们家最高的
人。

  原来的那张小床就有些容纳不下我了,父亲也总是说要给我换张大的,但我
的床本来就是额外加在门边的,空间不够,要是换张大的连门都打不开了。

  所以每次睡觉的时候我的脚就要伸到床外边去,虽然这么久已经习惯了,但
还是多少有些不舒服。

  我想了想说,成。

  这么多年后竟然还有机会和大姐睡一张床,一下回忆起了小时候的情景,心
里充满了温情。

  大姐睡外头我睡里头,和小时候一样她护着我。

  就这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鼻子里时不时地就能闻到大姐身
上所特有的香味。

  「睡不着吗?」

  我转过头看着大姐,她也正看着我,我嗯了一声。

  「那我们说会儿话吧。」

  「行。」

  「那说什么好那。」

  一下子还真想不出该聊什么,自从二姐走后,家里就少了很多活泼的气氛,
原来吵吵闹闹也挺好的,而大姐后来也要忙着高考,家里更是禁止大声喧哗,以
免影响她複习。

  在这么沈默了一会儿后大姐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就问她:「笑什么呐?」

  她摇了摇头笑着说:「没有,只是想到你小时候的样子。」

  「小时候?什么样?」

  「就是七八岁了还追妈妈要喝奶。」

  「你怎么老记着这些呀。」

  被大姐提及往事,不免有些尴尬。

  「谁叫你小时候那么坏了。」

  「我哪有,我小时候就那么小个,还能欺负得了你?」

  「就有,别不承认,是谁在我被窝里老钻进来的,赶都赶不走。」

  「我、我那时候不是害怕吗?」

  「胡说,怎么没见你往琳琳那边挤呀。」

  那时候二姐就有一股子的英气了,要论气势、厉害确实是二姐比大姐强,但
可惜是她当时胸部还是平的,而大姐已经初现端倪。

  「谁叫你胸大。」

  我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那么小就那么坏,你哦,就知道偷摸我。」

  没想到还是被大姐听到了。

  一时间空气一下有些凝固起来,两人默契地沈默不语.

  「……姐。」

  我打破了沈寂。

  「什么!?」

  「……,……,我想再摸一次。」

  说完我就后悔,懊悔自己是不是酒喝多了开始胡言乱语.

  大姐没回答我,两人就这么沈默着。

  就在我以为要这么假装睡着以避免躲避过去时,大姐竟然回了我一句:「这
是最后一次哦。」

  我差点以为自己听岔了,呆呆地看着她也没敢动作。

  最后大姐等了好一会见我没动作,转过来侧身面对着我,闭上了眼睛脸上还
带着微笑和害羞。

  我这才大着胆子颤抖着把手轻轻地放在大姐的胸部上,没有放实,就这么轻
轻地搭着。

  也不敢有什么别的举动,那一晚我就这么搭在大姐的胸上睡着了,第二天醒
来她已经不见了,这件事我们谁也没再提过.